十三水怎么玩

中国最大最专业的纪实作品网站!
申请入会 文学志
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文学馆 > 小说 >

风中的野百合(连载小说)作者自序

发表时间:2019-06-13 10:12 内容来源:投稿 作者:刘雅灵

        我出生于单亲家庭,昏暗的童年,没有看到阳光微笑,只有沉默和苦恼,无缘无故的愤怒。小小年纪就受到人生折磨,有着黑暗独处的经历。当我进入小学和中学时期,由于来路不明的身份,受到来自社会及学校的冷眼和欺凌,不得不承受种种侮辱和精神打击。自尊心与自卑心交结,反复无常出现,有了复杂的性格,敏感、多疑、耽于幻想.......
        回首前尘,我尽可能真实地复述所看见的,那些悲观厌世的情形,那些不堪目睹的事件,那些发生于我童年时期抹不去的记忆,那些悔恨苦害了青春欢乐,那些不堪回首的辛酸往事。别人一个声音,一声响动,就能使我的心怦怦直跳。与一个身影有关最琐碎的小事,也紧紧地裹在记忆的琥珀里。如果这些被视为经历,则全是苦涩的。
        在我眼里,母亲是一道阳光。我爱我的母亲,佩服她在爱情曲折经历中以坚韧的精神,承受普通人难以承受的痛苦,佩服她在漫长被侮辱和被伤害的人生中,永不放弃的精神。母亲给了我的爱,给了我生活的勇气和战胜困难的信心。哺育我成长的母亲,是我的精神偶像,生活的依靠,生命的灵魂。
过去的几十年,面对爱与婚姻的矛盾,这种痛是失落和失败。当我经历一个女人带着孩子那种辛酸滋味,由此,想到母亲过去带着我们兄妹,如何艰辛走过来的情形。面对一次又一次的情感挫伤,我灵魂深处一种新的渴望渐渐苏醒。于是,我产生一个念头,把母亲和我两代人的情感经历写下,使之成为一本书,献给我的母亲和自己,希望献给更多的读者。
       让更多的人分享我们母女曲折而充满悲情的生命历程,分享人生最美的爱心和情感。对母亲怀念和追忆。也希望以此告诉人们,做子女的要懂得感恩我们的父母,感恩他们无偿地为我们付出。世上那个父母不爱自己的孩子,更希望为人父母者能为自己的孩子,建立一个健康快乐的家庭,这样生活才有幸福感,孩子才能有更多的快乐和希望。
        引子
        深夜,天空突然电闪雷鸣,一阵阵的龙卷风袭来,接着狂风暴雨,绥江河洪水猛涨,很快漫入城区。城内一间大型的国企工厂,工人们大声呼叫:洪水来了,洪水来了。快!快把车间的陶土粉搬到辗米大   楼上去......他们在黑夜中搬走堆放的陶土粉。我在慌乱的人群中寻找:妈妈,妈妈......忽见到和母亲一起工作的女工唐姐。我问唐姐妈妈在哪?唐姐说没见到,娥姨知道妈妈在那。于是,我去找娥姨。走着,走着,迷路了,前面一片荒野、阵阵的雾气......我大声叫着:娥姨......娥姨......一会,看到前面一间屋子,走近一看,娥姨坐在里面。娥姨,我妈妈呢?我看不见妈妈,告诉我,我妈妈在哪?娥姨用手指向不远处的山坡说,你妈妈就在那边。
         我往娥姨指的方向望去,薄薄的雾气围绕树林飘荡,阴森恐怖,满地荒草。我费力地挪动脚步,拔开草丛。突然站着哭了,不断叫着妈妈......妈妈......只见母亲扭曲着身子缩着蹲在山路边,全身水淋淋,无助、惊惶失措的眼神望着我。我哭叫:妈妈......你怎么在这被雨淋?为什么不像娥姨哪样坐在屋子里?妈妈,你快到娥姨屋子里坐吧,不要在这淋雨了。妈妈......妈妈......忽然,一股朦朦胧胧阴间氤氲的雾气向我迎面扑来,恐怖、紧张、充填我全胸、几乎要窒息。那些恶魔吡着牙、裂着嘴,杀气腾腾围绕母亲身边,手中舞着刀、有的则对着她怒吼。母亲恐惧沮丧、两眼落泪、绝望至极。
妈妈......妈妈......突然被惊醒,我从床上坐起来,思维顿时手忙脚乱,一股激动涌上心来。我手抹着额头上的汗珠,被一种莫名其妙的愁闷折磨着。梦中见到母亲了,在她工作的工厂,她蹲在山路边好可怜,像个无家可归的人到处流浪。这是怎么了?妈妈怎会这样子。我顿时醒觉,这不是偶然的,一定有它的原因,母亲去世几年了,她是不是有什么委屈?我梦见她在阴间被恶魔欺负。对!我要去问仙姑,到底怎么回事?
         我来到乡村一间寺院,找到曾见过的仙姑,向她说了梦中的事,仙姑问我母亲是不是去世多年?现在还没安葬?是的,她的骨灰盒还在殡仪馆放着,我们每年清明节到殡仪馆叩拜。这就不好了,什么叫做入土为安?人死了,它的阴气就上了天堂,而它身的骨肉就归于尘土,土地就是它的归宿。万物生长是由土地中来,死又回归土地,然后生长,这是自然轮回。人死后埋入土地才能安息,你说见到娥姨坐在屋子里,告诉你妈妈在山坡,她人是不是去世了?如果是,她应该是安葬了,安息才会避免风吹雨淋。你应该好好安葬你妈妈,才有栖身之地。
听仙姑这么说,突然想起,娥姨比母亲早去世十几年。原来娥姨在阴间见到母亲,知道母亲处境可怜。心阵阵焦躁不安,难过得不知所措,内心深处涌动的那股原始激情被压抑,像两条鞭子抽打我那被刺伤的心灵。仇恨、悲伤、怨恨、愤怒,像黑夜的灵魂,如此强烈近于一种痛苦,我无法再保持冷静了。
告别仙姑,不知不觉来到小时候我生长的东门旧居,一座清末建筑的老屋。站着门口含着泪出神地望着这座大屋,牢固的屋墙、寂静无声,那扇阳光影照在大屋高高的木门。我像透明的眼球,洞悉这一切,只觉得那些窗子在望着我。那些往昔经历恐惧、孤苦的我,一幕幕在眼前晃过......这所大屋曾给我欢蹦乱跳,更多的是种种无端端的悲苦和我相处,是我苦苦期盼向往温暖爱的家,也是内心深处一种希冀得到抚慰的强烈欲望。
         此刻,心中怒火熊熊、饱含悲伤、愤怒焦灼了我、感到深深的痛苦。我的命运从这大屋的阁楼开始,我是所有人议论的对象,我是所有人眼中的‘野人’,无法摆脱种种打击在眼泪中走过。我永远也不会忘记,那个晚上,在阁楼里,母亲坐在床头一边,身紧挨着旁边的柜台,眼神充满无奈的痛苦。她手拿着卷起的烟丝,用火柴擦亮点着烟,默默抽着、吐出圈圈烟雾。突然,她呼吸紧迫,胸部起伏,看了下坐在旁边的我,把烟头熄灭,丢在一个装烟头的碟子。那种愤恨不平、难受的样子,脸部因痛苦而扭曲变形,身子因抽泣而剧烈抖动,绝望使她无力抬头,眼泪喷涌而出。她突然用手捂着嘴巴,不让哭出的声音惊动我而背过脸去。
         我心灵深处最脆弱的一部分被击中,幼儿本能的恐惧,顿时瞪大眼睛,愤怒的眼睛,紧紧盯着母亲,用手抹去流着的鼻涕。忍不住‘哇’的一声哭了,一种奇怪、夹杂着仇恨发泄心理在膨胀,如雷电般爆发:妈妈,为什么!为什么哪些人骂你是野鸡婆!骂你是贱人!荡妇!骂你去勾搭野汉子,抽你头发、打你、还用砖头砸你。为什么见到我就用手指着我,骂我是野种!臭坑里出的野种也不是什么好货!他们为什么这样说!妈妈,我好怕,我不想他们这样骂我们。妈妈,你为什么说叔叔是棵毒草?为什么!为什么!
         望着沉默的母亲,好久她才转过脸,眼圈红红。我抽泣哭着:妈妈,为什么你不说话?为什么你不骂回她们?为什么叔叔不来帮我们?母亲摸着我的脸说:丹丹,不要为今天发生的事害怕,妈妈都不怕,丹丹也不要怕。还记得妈妈给你讲花木兰姐姐的故事吗?你要像花木兰姐姐那样勇敢,在战场上不怕敌人、英勇杀敌。她打败了好多敌人,敌人听到她的名字就怕,花木兰姐姐是人人敬佩的女英雄!很了不起的女英雄!今天那些人都是吃错药的疯子,不要理他们,很快过去没事的。
         我满眼泪痕、疑惑望着母亲,不明白大人们为什么诅咒、怒骂母亲?但每次听到母亲讲花木兰姐姐的故事,我就不哭了。花木兰姐姐真厉害,能打败好多敌人,我也要像花木兰姐姐那样,不怕那些坏人。像母亲说的,做个坚强的孩子。
        生命围绕我穿过而过,人的经历有没有相同的事?我感到悲悯,怀着痛惜的爱。想到梦中见到母亲可怜的面容,心神不属的目光,异常难堪的郁闷和懊丧的痕迹,一阵阵抽心:妈妈,我为你感到遗恨,我会好好安葬你,这将是我对你的报偿。
        忽然间,隐约看到大屋内的高空慢慢升起一股浓浓的黑雾,向着天空扩散,只见黑雾暖色变动,慢慢形成一朵花的形状......我惊叫:野百合!是妈妈的野百合!突然,我被一种无形的魔力愰动,感觉自己在云雾里,有道光向我冲来,这奇异的光在我面前闪耀,野百合慢慢化为母亲清雅的脸容,冥冥相通自己。我惊叫:妈妈......妈妈......突然,一种高空离心跌落的挣扎......我醒了,是种幻觉,妈妈的灵魂化身成一朵野百合无限延展......
        望着这座大屋感慨万千,时间一晃几十年过去,自己仿佛在风雨中飘摇了几十年,饱经喜怒哀乐。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,我像贪玩的孩子一路奔波,是母亲的力量一直在身后:你不要哭,要像花木兰姐姐那样勇敢。我抬头看着天空,似乎看到母亲的微笑在轮回变迁......
        我双手合十祈祷:妈妈,有句话,种出来的是自然果实,长出来的是精神果实。相信我,我会让你在这个世界是个完好的母亲形象,用行动来证实我们的野性,我因为你而骄傲!因为你变得更美好!这就是我们饱含的野性美!

本文链接地址:http://0591yuexin.com/a/20190613/22635.html

(责任编辑:陈慧文)

作者申明:我谨保证,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。我同意"中国报告文学网"网站发表此作品,同意"中国报告文学网"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。未经"中国报告文学网"或作者本人同意,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。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,请"中国报告文学网"及时通知我。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,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。

本站申明:十三水怎么玩本站全部作品版权为原创作者所有,页面版权为中国报告文学网所有!

热点资讯

评论区

特别推荐

大珠小珠落玉
座中泣下谁最多,江州司马青[详细]

最近更新 当月热门

图文结合

精彩推荐

精彩推荐

| 中国报告文学网 | | | |

关于我们 | 版权信息 | 合作伙伴 | 招聘信息 | 业务合作 | 投稿指南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地图

本网站长信箱:zgbgwx@126.com 征文信箱:zgbgwxzw@126.com 投稿信箱:zgbgwxtg@126.com

Copyright(c) 2008 0591yuexin.com 中国报告文学网 版权所有

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主办 京ICP备0900800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60170

监督电话:400-618-2066 中国报告文学作家群:100487922 中国纪实文学群148038398 欢迎您的加入!